什么也不会的M子

没脑子的笨蛋,拖延症严重,只会堆积脑洞。如果你们看到我发了什么东西没有结局,那么有80%的几率我会。。。。坑。

【天最】【無授權漢化】【劇透有】天海與最原的過去現在妄想漫畫

不陪我吸小偵探嗎?:

リア海くんと陰原くんの捏造今昔


---


作者:カノ


PixivID=23067641


twitter@kano_suc


作品網址


PixivID=62423028


twitter  1  2


---









---


雖然說我覺得不會有人被透但還是放進來比較...好(?


閱讀會困難請告訴我


---


其實我看時的第一反應是最原竟然覺得十神很帥wwww(不要這樣


---


如果有人有看原文會發現這次翻譯有點帶有自我理解,試著比起全照原文翻用了一些比較中文文義通順的說法(應該沒人看的出來)總之謝謝包容(合掌


---


最近天最沼陷入可能後面幾篇都是(ry

【吉最】 No Wonder I

习习夭夭夭:

bgm:Lake-《No Wonder I》


★‌巨型ooc ooc ooc ooc ooc ooc
★‌AT paro…………套了一下mpb的设定……………………不接受的撤退,求你撤退
★那啥,bgm真的很好


‌“要我说,你大概真的很难不让人心动,不光是你身上甜甜的蓝莓和薄荷的气息,还有你软绵绵的头发,和泡泡糖一样黏糊糊、缠缠绵绵的头发,我倒宁愿这些发丝把我和你黏在一起。但是他们不能,没有嚼过的、没有和唾液混合反应的泡泡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粘性。所以你看,我经常想要掐着你的脖子,想让你扭头看着我,然后我会反应过来你的脖颈里没有血液,脆弱的血管里是满满的糖浆。不过好在我也并不需要吸血,伟大的吸血鬼之王已经摆脱了邪恶的、仅凭本能的进食天性,但如此伟大的他还是爱上了一个糖果王子,这可不是骗你玩的啊。”

“我常常和你抱怨为什么你不是葡萄味的或者说是单单只是蓝莓味就好,你会皱着眉头叹着气的回答这是基因问题,天生而且不可更改。如果我继续无理取闹的缠着你,偏要你去基因突变来看看或者是进一步上去抱着你不放手,你也会慢慢的放弃挣扎,我们都知道嘛,挣扎是没有用的,我喜欢你,所以我就不会撒开手。”

“实际上我觉得,薄荷味没什么不好的,蓝莓味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两样泡泡糖都很好吃,但我不常吃泡泡糖,硬要说的话泡泡糖真是太甜了,又没有碳酸的口感。有时候我会悄悄跟着你,吸血鬼的漂浮真是很好用,你一次都没有发现过我,然后我会随手从你的发梢拽下一块塞进嘴里嚼,吐一个泡泡,再赞叹一下蓝莓和薄荷的绝妙的搭配。但是如果有另一个糖果人,也是蓝莓或者薄荷味,我大概不会喜欢上ta,原因也许是因为ta既不适合穿条纹制服,也不适合戴帽子。”

“当然还有可能是,ta缺了蓝莓和薄荷两种味道中的任何一个,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ta绝对不会是你,所以我不会喜欢上ta。”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万圣节,十年前?五年前?我戴了高礼帽还穿了一身白礼服,在粉色的月亮下飘到你的窗户旁。你为什么睡的那么早?难不成是糖果王国的小孩子们不敢去和王子殿下喊‘trick or treat’?小糖果人们真是多虑,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没有气势的领导者了——骗你的,我看过你领导你的子民的样子,超级帅的,帅的我都要爱上你了。对,我飘到你的窗子外,敲了很久你才醒,我猜你可能是累了,所以睡的很沉,当时我有点后悔跑过来打扰你,但是你开了窗户,所以我还是喊出了‘trick or treat!!’喊的很大声了,你还是迷迷糊糊的,像一块泡泡糖…然后你没有答话,我发现你又睡着了,靠着窗子,外面距离地面几十米高,凉风让我都觉得有些冷,所以我把你抱走了,毕竟你也是糖,还是我最喜欢的蓝莓薄荷泡泡糖。大概这是我最快乐的一次万圣节,没有几个人能在万圣节既恶作剧又拿到糖吃。对了,那天我把你的呆毛吃掉了,但是第二天你睡醒了之后完全没有发现,还问我为什么那么失落,真是一点都不懂恶作剧的人的心情啊,但是讨厌又讨厌不起来。感情真是种黑白不分的东西,矛盾的极端会出现在同一样事物上,但仔细想想,世界本来不就是这样吗?”

“有时候我会想象你小时候的样子,我不知道咱们两个谁年龄更大一点,人类灭绝之后我很难再找到一个充满了乐趣的地方,但想着你却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这不公平,我觉得你应该也想着我才对,只有我一个人在想你是不是太狡猾了?所以我要说我的猜测,你小时候绝对比现在更容易害羞,更没有底气,如果我很早就认识你,我会像一个傻瓜一样一直欺负你到哭。只是想想就让我觉得有点欢喜,还有点难过,可能喜欢就是这样一种感情。如果参与他人的生命可以获得如此奇妙的乐趣和体验,我很乐意去尝试,单人限定就好。”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你送我的那包糖果,我刚刚去把它翻了出来,它大概没有过期,所以我吃了一块,居然是葡萄味的,这算你给我的惊喜吗?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做过葡萄味的糖果。如果是个惊喜,那你成功了,因为我现在的确非常非常高兴,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我现在就想给你一个拥抱。”

“大多数告白的回答都是未知数,跑去告白的傻瓜们惴惴不安的等着心上人的回复,喝水都会紧张得呛到。有些运气好的傻瓜成功了,有些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打回原形,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卑微,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傻瓜,但是我现在正在做傻瓜会做的事,写一封白痴极了的情书,词不达意却依旧想要继续。但我绝对不是一个傻瓜,傻瓜们才会对回复牵肠挂肚,我已经很确定回复了,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当然喜欢我。”

“所以在今晚,你会拿到这封短小又不精悍的情书,我会像那次万圣节晚上一样去敲你的窗子,等你一打开就扑进去抱住你不松手,你会骂我发什么神经,而我会把你的头发咬下一块,这次会在你的面前吹一个泡泡,再给你一个蓝莓薄荷味的吻。”

“我知道你看到这绝对又脸红了,毕竟写在这的事情(接吻)已经是过去式了。谈情说爱也要按基本法,所以伟大的吸血鬼之王来走一个告白的形式。”

“因为是你,所以怪不得我会喜欢上你。”


end.


ctmd作者写了什么玩意儿,自娱自乐到这个程度可以自杀了。´◡`。

蓝血贵族

smile丶小旖:

*吉最,迷之有点像中世纪设定?


*吸血鬼小吉和贵族最原


*严重ooc,完全自己想写写而已,我就是想看看这俩人互攻互苏是个啥样子


注:中世纪贵族因为常年使用银器用餐,导致慢性银中毒,很多贵族的血液都是蓝色的


 


 


夜色降临,房间内点起了烛火。花纹繁复的烛台托着九支蜡烛,安静的燃烧着淡黄色的光,华丽的琉璃窗被照亮,色彩虽不如白日那么绚丽,却也在略昏黄的烛光下笼罩一层神秘的感觉。


 


最原安静的坐在书桌前,有些古老而泛黄的纸张随着他的手指而翻动,发出有节奏的声音。高级的红茶在纯银的杯子里慢腾腾的冒着热气,打着旋的上升。


 


王马突然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把银色的小刀抵上了他的颈动脉。然而最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淡定的翻过了一页书,另一只手还拿起了红茶,浅浅的尝了一口。


 


“最原酱还在用银器喝茶吗?”王马收回了小刀,熟练的在指尖上把玩着,速度快得让人担心会不会伤到自己。


 


“那不然呢,我也只能用银器吧。毕竟我们是‘贵族’,银器才能凸显这个身份啊。”最原淡淡的说着,言语中满是讽刺。


 


王马笑了几声,拿着小刀的手突然停止,随后他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最原的脖子往旁边一拉,最原的脖颈完全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王马把尖锐的牙齿抵住最原的颈动脉,感受着他的血管在不停的跳动着,似乎都能闻到血液的甜腻气息,更让他沉醉不已。


 


“最原酱的气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闻啊。”王马说完这句话,牙齿的尖端便浅浅的陷入了最原的血管。鲜血争先恐后的从动脉里流出,即使在淡黄色的烛光之下也闪耀着高贵的靛蓝色。王马伸出舌头,仔细的舔舐着每一滴血液,甚至有些陶醉的眯起了眼睛。


 


最原依旧没有管他,只是提醒了一句“不要把血弄到我的书上”之后就继续把注意力放在了文字上。他早就已经习惯了王马这样的进餐方式,不愧是在贵族的家里寄存的吸血鬼,跟外面的那群只会撕咬的野兽完全不一样。这么想着的最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王马的头发。


 


王马一直等到那两个小小的伤口凝结了才抬起头,然后他安安静静的和最原一起看书,直到最原终于合上了书。最原也早就做好了准备,放好书之后就伸出了他的手腕,解开了上面的纱布。他的手腕上有着深浅不一的圆形伤口,而且每个都是两个一排,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血管之上。


 


“这一次你可不要吃的太多了,上一次你害得我差点昏过去。”最原云淡风轻的指责着王马,身体却一动不动,让王马像摆弄玩偶一样抓着他的手腕。王马用细长的手指挽起最原的衣袖,指尖划过他苍白的皮肤,仿佛实在观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那么,我开动啦。”


 


他的牙齿又一次刺破了皮肤,这一次更深,也更快。青蓝色的光倒映在王马的眼瞳之中,竟不显一丝违和。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掉落在深红色的地板上,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诡谲而美丽。王马贪婪的吮吸着血液,整个人都已经压在了最原的身上。这是他每周一次的盛宴,而最原是唯一属于他的主菜。


 


烛光跳动着,所有的物体都被拉长了影子,随着烛火一闪一闪。


 


直到血液终于不再流淌的那么快,王马把最原的手腕从自己的嘴唇前拿开,然后又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玻璃瓶。血液还在慢慢的滴落,王马用小瓶子接了大约半瓶蓝色血液,这才终于放开了最原。


 


最原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块手帕,包在自己的手腕上。他看着王马手里的小瓶子,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每次都用瓶子接我的血液,是给自己备用吗?”


 


王马把瓶子从自己的视线前移开,似笑非笑的看着最原。“当然不是了,我啊,是拿来收藏的。毕竟最原酱的血液实在是太漂亮了,让我忍不住想拿回去,仔细的观摩啊。”


 


最原轻笑出声,“每周来一次都满足不了你这个恶魔吗,真是恶劣。”


 


王马心满意足的舔舔尖牙,拉开窗户跳了上去,惊飞了好几只乌鸦。


 


“那么,下周再见啦,我的最原酱。”


 


END


 


 


写完之后再回去看看我目瞪口呆,这文风,真的是我写的吗?


嗯,写这篇文的我是个假的我


不过小吉好苏啊最原也好苏啊我就是想看看这样的他们\(///▽///)/



【天最】避难所

这么清水的,为什么会被屏蔽(黑人问号.jpg)
https://m.weibo.cn/5205987683/4091710294050791
总之,感谢观看

「天最」荊棘與星光(2)

Licht.唐是:


·唐是
·久等了!!!
·通篇車,所以直接看評論鏈接就好……我,我不會弄外鏈wwwww
·一切人物崩壞和不負責任妄想全部歸我 🙏………非常抱歉但我真的只是想開車…自己也感覺到了非常重的ooc痕跡真的很抱歉 開車一時爽………(
·不適就退出或者當做原創來看吧(???
·依然還是廢話超多的我 總之就………結束(?


http://www.jianshu.com/p/11c32724b72e

「天最」荊棘與星光(1)

Licht.唐是:

·是車 通篇都是車(。
·設定是同父異母無血緣關係的兄弟梗,靈感和大致設定來自M子太太的漫。可能是個長期坑(…
·天海黑化注意 天海黑化注意 天海黑化注意
·沒錯天海就是那種對所有人溫柔只欺負最原的設定 捂臉
·惡俗的情節和我的爛文筆 看看就好 人物OOC絕對是有的
·基本想表達的是一個互相追逐、互相折磨,然後坦白和拯救的故事。
·………我廢話怎麼那麼多、總之就 不要太期待……orz







「叮咚——」


放學的鈴聲如約而至,在時針緩慢旋轉至某個定點的時候施然響起,歡快的聲音飄蕩搖曳,學園裡喧鬧迭起,開始有了三三兩兩的身影結伴走出校門口。


最原終一並不是很想聽到這個聲音。


立在座位上磨磨蹭蹭著收拾書包,雖然說拖延沒有什麼作用,該來的還是會來,但是對於最原來說這算是一種自我安慰的方法。可惜另外那個人並不想讓他這麼好過,也比他性急得多。


“最原くん——你哥哥來接你了!”


還沒等他磨蹭完就聽見有人這樣喊著,最原嚇得肩膀一抖,慢慢抬起頭。果然,在教室門口那個熟悉的身影……是他來了。


還沒等他走近,就看見那個人摸著後腦帶著滿是歉意的表情對著那個喊他的人道謝,笑容溫柔又燦爛,下垂的眼角顯得無害極了,再加上低沉的聲線,幾乎是迅速的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有人甚至在走過最原身邊的時候拍他的肩膀,跟他說「最原くん,你哥對你真好」之類的話。


才不是。


最原終一在心裡否定著對方。


眼前這個笑得無害又無辜的傢伙,才不是什麼「好哥哥」之類的設定。倒不如說,那隻是他表現出的一層偽裝而已,目的也很明顯,就是讓他不好受。


天海蘭太郎是最原終一同父異母的哥哥,比他大兩歲,事實上他們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在外人面前,天海簡直就是個模範哥哥。無論是每天接送最原終一上下學、還是道聽途說的放課後的私人補習活動。對於最原終一的同學來說,有這樣一個哥哥是非常幸福的——


當然只是對於他們來說。


天海蘭太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有最原終一知道。



“終一くん?該走了喔。”
熟悉的甜膩又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溫熱的氣息近在咫尺,讓最原終一全身都不自覺的戰慄。他沉默著背上背包,本想後撤一步和那個人稍微拉開一點距離,只要踩著他的背影走路就好了——


卻被突兀的圈在懷抱裡,十指緊扣。他的脊背明顯僵直起來,渾身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天海蘭太郎手上金屬質地的戒指硌得他指骨發痛,他縮了縮手指想要逃脫,卻被攥得更緊。


……糟糕了。


要是在平時,他絕對不會做出這麼多的動作,乖乖順從著就好了。這樣明顯的反抗……


他悄悄抬起頭看天海的臉,正好對上天海那雙蘊著笑意的淺草色眼瞳。天海蘭太郎揚揚嘴角,心情顯然比平時還要好。


他拉拉他的手,“走吧。”幾乎是推冗的力度。






後面的內容是車就看評論的鏈接吧…!感謝閱讀♪♪

【天最】反色的相处

反色天最!!!!!(旋转跳跃)

|。:

标题是随便想的


其实只是一辆车而已没有什么太深的含义_(:зゝ∠)_


废话连篇、主题不明、没有中心的一辆轮椅


反色天最注意


反色天最注意


反色天最注意


【私设的反色天最可以参照……没啥可参照的大概就是傲娇暴脾气和傲娇(性)冷淡——这样的感觉


全都是OOC


全都是OOC


全都是OOC


好了废话说完了祝大家不嫌弃这辆轮椅http://www.jianshu.com/p/0266fd0ff65f


艰难产出了一个周结果字数没上次多orz


脑洞来源是某天群里的反色天最talk

好想看王马逗笑最原后宠溺的眼神!!!!

风平浪静之下,谁知道昨晚有多少人失去了生命(笑)
再次感谢观看!!!

【吉最】当一个人偶得到了一颗苦杏仁

习习夭夭夭:

★萌新揭棺而起,ooc强烈预警,前后文极不连贯并画风突变,逻辑性全无
★不会写甜,只会流水账,时隔两年的动笔,真的想好了再看


王马小吉是一个人偶。准确的说是一个热爱说谎和恶作剧的人偶。
 
白银小姐制作了他,赋予他一个名字。梦野小姐念了不知名的咒语,用魔法给予他生命。他诞生在一个晴朗的夏夜里,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落下来又升上去,它们的影子映进王马小吉的紫色瞳孔,他觉得有一丝喜悦从心底里冒出来,像汽水里的碳酸泡泡炸开来。


当他透过白银小姐商店的橱窗望向对面的——东条小姐的甜点店时,那些细密的碳酸泡泡又炸开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欢腾。东条小姐刚刚来到镇子上时,给白银小姐送来了里面塞了一只小精灵的软面包(不过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精灵在被吃掉之前就飞到天上去了,还撞到了春川小姐)和一个漂亮的、有浅金色头发跟粉紫色眼睛的饼干人小姑娘赤松枫,她的心脏是黏糊糊的太妃糖做成的。赤松枫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饼干人,还有另一个饼干人和自己同时诞生在东条小姐的烤炉里。


“最原君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哦,不过总是不爱笑,东条小姐忘了给他一个心脏,但也有可能是材料用光了。”赤松枫惋惜地说,头顶的呆毛(麦芽糖制)也蔫了下来。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巧克力钢琴吸引走了,有着可可气息的音符总是她的最爱。


王马小吉若有所思,饼干人赤松酱已经很有趣了,他现在想见见另一个饼干人。他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第一面就先冲上去,大喊“最原酱——!”这种惊吓方式屡试不爽,他总能从白银小姐那儿听到各个陌生人的名字,并以人偶来说最快的速度扑到对方身上并大喊明显亲昵过头的称呼——对方的表情会宛若一头被兔子咬伤了的狼。整个商店里的人偶都被他的恶作剧或瞎话捉弄过。真宫寺是清威胁着要抽出他的神经,茶柱转子烦到不行,偷偷跟着梦野小姐跑掉了。尽管被白银小姐警告过,但他依旧乐此不疲,仿佛他才是这个小小商店的主人。


当王马小吉第621次从橱窗向对面张望时,剩下的另一个饼干人终于被送来了。最原终一从篮子里探出了头,小心翼翼的按着帽子打量四周。王马小吉感觉到心底的碳酸汽水被人打翻在地,它们争先恐后的爆炸开来——就在他看到饼干人柠檬薄荷糖制的眼睛时。


他像心里设想了多次的那样,起跑——跳起来然后——如果忽略篮子和桌面的高度差,他大概会成功。最原终一看着眼前突然冲过来的人偶,没能及时阻止他摔在篮子的提手上。


看起来可真疼。最原终一拉低了帽檐想。
这比我原先的计划更惊喜。王马小吉砸在提手上想。


但从现实看来还是有机质属的最原终一让无机质属的王马小吉感到了惊吓。


“最原酱!!!你为什么没有被吓到啊!!!”从感叹号可以看出惊吓程度,我们亲爱的人偶一般只用一个感叹号。
“唉?”最原终一眨眨眼睛,以一个问号表达了自己的众多疑惑。


白银小姐揪起了王马小吉的领巾,把他从篮子提手上拿下来。东条小姐有些遗憾的告诉他,用来做饼干人心脏的糖在制作饼干人时缺货了,自己并没能来得及给最原终一补上一颗甜味的心脏,就塞了一颗苦杏仁进去。


“他的反应可能会有些淡,但没有糖果心脏不会影响他的思考,他依然是个好孩子。”


王马小吉思考着好孩子的意义,其结论为最原酱并不是个好孩子,因为最原酱压根儿就不会被自己吓到。他闹腾着要求东条小姐把自己的身体关节全部换成和树脂同色的曲奇,或者是把心脏换成透明的水果糖,以求能稍微跟最原达成物质上的一致,当然最终目的的的确确是想要逗他玩儿,后来这个目的就发生了实质的变化。
东条小姐不光摁着他的脑袋拒绝了他,还狠狠地敲了他一下。


毫不意外,跟白银小姐闹也是没有结果的。白银小姐扶着眼镜叹了一口气,建议到:“不如你去给最原君找一颗合适的心脏怎么样?”
王马小吉冲她吐着舌头,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其实呀,有趣又麻烦的事儿,他倒是一点儿都不讨厌。


毕竟,这样一来,最原酱的心脏就是我的了呀。


他试图找到最甜美的一颗软糖,一块苹果肉桂派,又或是加入了砂糖和奶油的最最香甜的其他的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东条小姐告诉他那是最适合拿来给一个已经成型了的饼干人当做心脏的。


“毕竟他的胸口已经没有可以放心脏的位置了,硬质糖果已经不能用了,你不可能在他的胸口挖出一个洞来。”


最原终一好愁啊,能再见到赤松小姐虽然很高兴,但王马君的确是令人烦恼的。他试图摆脱每天缠着自己的那个人偶,比如躲进书架上书与书的夹缝之间,亦或是跳进饼干罐里。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王马小吉总是能满面笑容的把他从各种犄角旮旯找出来,一脸认真严肃地要求他陪自己玩游戏,拿着刀子比比划划把自己弄伤,甚至指着白银小姐说,实际上她是人偶自己才是真人。要不是没法碰水,最原终一就要跳进水池里洗个透彻,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人偶才能嗅得到的气味。


赤松枫好愁啊,她经常在最原终一惨遭蹂躏后拍拍他的头以示安慰,心里想的却是,王马君太惨了,喜欢的是一个没有糖果心脏的饼干人…


王马小吉也好愁啊,他想不出有什么甜滋滋软乎乎的东西可以给最原酱当做心脏,没心脏的最原酱总是不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的人偶心脏都要咔哒咔哒的坏掉了。


最原终一更愁了,王马君有个把天没来找过自己,安生的像人格分裂,怕不是正在酝酿更大的事儿,最原终一胆战心惊的想,不自觉一脸的愁眉苦脸,东条小姐都开始担心起来。


“最原君,不如去找点儿糖吃吧?难过的时候吃甜食会好起来哦。”赤松枫这样跟他提议。
最原终一想要反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明明就不是难过,而是另外一种自己所不知道的感情,掺杂着失落与莫名的兴奋和期待,如同盐水太妃糖里又加了甘草糖一般不可理喻。最原终一想的脑袋都要炸了仍然得不出结论,那颗用苦杏仁做出的心脏都在飞快地颤抖,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这就是世间所说的恋爱吧?后来白银小姐悄悄的和赤松枫说。


王马小吉没能找到一颗合适的软糖,甚至想着要不要用一颗葡萄干来代替好了!他像是漫无目的、晃晃悠悠的走着,把同样有些恍惚的最原终一撞倒在地,然后毫无预兆的大哭起来。眼泪鼻涕哗啦啦的流到最原终一的胸口上,把面粉和黄油全都化掉了,露出了里面的苦杏仁。


最原终一慌了,一是没想到人偶力气这么大根本就推不开,二是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胸口就要大开一个洞,怕是要完——饼干人的思绪都没跟得上人偶的动作,王马小吉一把下去,挖出了那颗苦杏仁,毫不犹豫的吃掉了。一瞬间,他觉得心底里的碳酸汽水被打翻在地,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以武力手段从物理方面夺走对方的心,纵使一个没了心脏的饼干人也吓得浑身僵硬。王马小吉笑嘻嘻的低头,轻轻的在最原终一脸上吻了一下。
“最原酱,虽然我没能拿到新的心脏,但是旧的心脏我也不想放弃啊。”他的语气一点儿都不像是刚吞了一颗苦杏仁。


最原终一没了心脏也依旧觉得胸口要爆炸了,身体内馅的奶油夹心争先恐后从洞口溢出来。他急忙捂住了那个破掉的洞口,草莓酱的颜色还是从面粉色的脸上透出来。简直大事不妙,制作自己的材料里并没有盐水太妃糖和甘草糖,但它们好像也要从小洞里出来了!没了心脏是如此的困扰,他在也没借口骗自己不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了!


王马小吉非常满意这次的恶作剧,假哭可以换来一颗苦杏仁,也可以换来一个没了心脏也会被吓到的、很容易透出草莓酱颜色的饼干人,他嚼着柠檬薄荷糖这样想到,碳酸汽水的泡泡一如既往的在翻腾。


赤松枫按着胸口的太妃糖默默的想,最原君这才是要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