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的M子

主要想拿来记录自己的成长。
屯很多奇怪的东西,尝试坚持周"摸"...

掠夺

同伴意识爆死,我要再度回归自私人。

想要的就去拿TMD...我再不问了靠。

如果没有人能救我,那我就自救。

如果我能够坚持下去,你们就可以被我感染。

那时,我们就是互帮互助。

越到沸点越不能明白为何需要笑容。

在脑内喇叭音符和彩条纸不间断挥舞的环境下。

在尖叫和将蛋糕抹盖在自己头顶的我之间。

推搡下应该一同欢呼的时候我却冷静的像个局外人。

那不是你最想去的地方吗?

但是不是现在啊,所攒留的期待不是该在这个时点爆发的。

笑不出来...

带着那样肮脏的期待,等来的蛋糕,并不是我所想的样子啊。

它不该出现的,我不该去的...我不配享用它...不,是它完全就不是我所要的蛋糕。

并不是不配活着,而是我所要的环境就是低劣的底线,那样就不会再有人发出欢呼声了吧,无论真假的欢呼声...

那一刻起

我的脑内只剩下满地的彩条纸。


不务正业。
乱七八糟。

两日前的大头风格练习茶绘

k了一堆老师后,整个人都自卑了...空间不敢刷了,消息不敢看了...多多练习去吧,兔崽子||||||||

hsj茶绘
p2由于房间不能续了,画风不统一也没来得及修,也没上色...
画世界好方便啊...(重度手机依赖者)